戴军婚姻拯救工作室
早7:00至晚23:30(节假日正常工作) 承接全国超高难度 分离第三者 拆散情侣任务 不达目的,誓不收兵!

“劝退小三”生意太火爆了 你不知道吧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14 15:33:54  【打印此页】  【关闭

香港《南华早报》在中国国庆节期间报道了一位来自广东省肇庆市的婚姻服务顾问丁康纳(音译,Connor Ding)。最近,这位28岁的年轻人成为了名人,他不断接受电视台、电台和纸媒采访,讲述自己新近大获成功的生意——如何帮女人们劝退“小三”。

《南华早报》说,他很像威尔·史密斯在《全民情敌》中饰演的角色。2005年的爱情喜剧电影《全民情敌》中,威尔·史密斯饰演过一名出色的约会顾问。威尔·史密斯饰演的这个角色在被两任女友劈腿后自学成才,发现了赢取芳心的秘诀,因而成为一名约会顾问。

不过,这个小伙子不是帮人约会,而是如何帮助陷入婚姻苦恼中的妻子们对付自己丈夫的“小三”。

丁康纳坦言:“任何男人,只要在爱情关系中感到不快乐,他就会出轨——我也不例外。”不过,丁康纳很快又补充说,自己的婚姻绝对幸福美满。

“人们之所以会出轨,是因为他们的婚姻中存在缺失——不论是性需求,还是尊重,或者爱的缺失。”丁康纳说,“我们会指导顾客如何处理和应对婚姻中出现的问题、以及知道他们如何赢回另一半的心,以此来帮助客户经营、维系他们的婚姻关系。这个过程往往会涉及到另一个话题——如何摆脱第三者。”

如今,出轨似乎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看看加拿大约会网站艾希莉·麦迪逊(Ashley Madison),它给自己的基本定位就是“婚外情约会网站”。而中国的情妇绝不会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要少。如何摆脱这些情妇,也随之成为了一个奇特而抢手的服务——对于那些身在豪门的阔太太们来说更是如此。这些太太们愿意拿出十万百万的金钱来对付那些对她们丈夫虎视眈眈的情妇小三,也不愿意与自己的丈夫对簿公堂。

今年46岁,有着15年婚姻顾问经验的李敏(音译)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是认为,物质主义的价值观正体现在中国人对待爱情和婚姻的态度中。

“小三界有一句名言,叫‘没有拆不散的家庭,只有不努力的小三’。”李敏说,“中国曾经确实很保守,不过现在很多女孩子都不愿意耐下性子等待数年,只为陪伴一个男人,直到他有能力负担起房子和车子。不论是道德沦丧,还是物质至上的观点,都是应当被批判的。”

李敏估计,这些年来,她经手处理的项目已有5万多个:“每天,我们大概能在咨询公司接待20到30名新客户。”

《南华早报》援引中国民政部的数据称,仅去年一年,就有超过360万对夫妻申请离婚。这意味着,每四对夫妻中,就有一对申请离异。在过去的12年来,这一数字一直保持着攀升的态势。据内地某媒体报道,在广州,从申请离婚到最终判定,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该媒体将居高不下的离婚率归咎于社会变化和技术提升带来的出轨行为。

“因为科技,出轨现在几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而维持婚姻的成本却与日俱增。”丁康纳说。他提到了网站和社交媒体这些为陌生人之间提供认识的平台。

如今,“反小三”正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朝阳产业。情感顾问们甚至为此组建起公司,聘请了英俊的健身教练、顾问、律师和调查人员,通过组建专业的团队,为客户提供劝退小三的“一条龙服务”。

这些专业团队提供的“反小三”策略包括:帮助情妇们在爱情和职业上寻找更好的人生目标,介绍她们进入新的社交圈,以及如果必要的话,还为情妇们提供辅导和培训。另一种方法是让第三者们清楚地认识到,她们的“金龟”早已结婚,拖家带口并且从没有真正想过要离婚。

中山大学性别研究学者柯倩婷认为,传统儒家价值观中“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在现代社会依然存在。她说:“这种夫妻之间的分工至今没有改变,所以如果家务事上出了什么问题,那么通常会由妻子来做出改变,或者由妻子来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柯倩婷还补充,在中国,许多女性会因为孩子的原因,选择忍受一段不公平的婚姻关系。

“还有一部分女性选择忍受婚姻中的不平等关系,是因为现行中国婚姻法并没有很好地保护女方的权益。”柯倩婷表示,“如果要清算财产,男方可以轻易地进行财产转移。而如果男方铁定了心思不准备支付孩子的抚养费,他们也完全可以不履行这项责任。”

丁康纳公司的总部位于深圳。因为大量香港男人在这座繁华的城市内“金乌藏二奶”,所以深圳又被戏称作“二奶城市”而闻名全国。他的客户中,有五分之一来自海外。由于生意特别火爆,他准备在两年内实现分支机构在内地省份的全覆盖。

这个新兴行业不仅吸引着内地客户,同时也为香港、台湾、新加坡和美国地区说华语的太太们提供服务——她们大多抱怨,自己的丈夫要被大陆那些虎视眈眈的年轻女人抢走了。

不过,不忠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丁康纳提供的帮助也不例外。

去说服一个情妇是时候结束这种关系了,需要收取不菲的服务费用。据康纳介绍,通过互联网或者电话进行的咨询业务,收费为30,000元人民币起。而线下服务的费用高达100,000元人民币。而由丁康纳处理的项目收费已接近200万元,他说,这样的交易在中国并不少见。

“我们的成功率有80%,”丁康纳说,“如果客户感到不满意,我们会退还账款。”

而李敏则说,她最自豪的时刻,是说服跟了一个男人8年并为其流产4次的女人结束那段关系,并离开那个男人。

“我帮助她接受了那个残酷的事实——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和自己的妻子离婚,也永远不会娶她。”李敏说,“我帮助这个女子找到了新的男朋友。现在,她结婚了,生了一个女儿,过得很幸福。她的父母至今非常感谢我。”